小林光一《我的履历书》九 险些和赵治勋葬身大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
  文章来源:找借口安静

  原址:https://www.nikkei.com/article/DGXKZO60099250Y0A600C2BC8000/

  原题:小林光一(9)あわや溺死 海で遭難 岩場で命拾い 治勲さんと必死で泳ぐ

  摘自:日本经济新闻

  作者:小林光一 名誉棋圣

  翻译和整理:找借口安静

  1967年,我顺利定段,虽然在围棋界14岁定段算不上很早,但是我来到东京之后,没想到竟能在2年不到的时间就成为了职业棋手,所以对此很是感慨。

  当然了,成为了职业棋手之后,生活还是和老样子没有变化。稍有不同的地方就是,道场里的一些杂活可以不用让我去做了,然后因为职业低段位在每周三都有比赛,所以每周三都要和学校请假。

 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,需要考虑升学问题,对此我询问了三荣会的梶原武雄九段。但是他只回复了一句:“下棋的人,围棋就是你的命,读高中算什么东西?”就把我驳回去了,不过我对“至少高中还是要读一下吧”的想法比较强烈,所以最终到了新宿区山吹町的都立赤城台高校开始了高中生活。

  虽然没有和木谷老师夫妇提起读书的事情,但是自己在开始上课之后,发觉自己很难保证在围棋上的学习时间。最终我在1年级的第二个学期决定了退学。高中生活虽然很短暂,但是在我退学的时候,我的同学们给我写了很多鼓励我的色纸,这一点让我非常高兴。

  我对围棋以外的事情也很关注,读初中的时候也会经常看书。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《人间的条件》一书。五味川纯平的这篇长篇小说,被小说中刻画的战争时期的人们所感动。而小林正树导演、仲代达矢主演的电影,我一直都很想去看一看。

  但是,这三个电影作品,加起来要9个半小时。这点对还在上学的我来说确实不可能,即便之后退了学,我也没法只为去看一眼电影而从道场溜出去。

  所以我就考虑了一个方法,就是在周四去看电影。低段棋手的对局日在周三,而高段棋手的对局日在周四。所以在当时,我就跑到位于高轮的日本棋院,然后假借去学习高段棋手的对局,从道场跑出去之后,一整天泡在了电影院里面。当我回到家,也没人发现我其实是去了电影院。不过,我也就在这个时候,意识到我做了一个对道场非常愧疚的事情。

  如果想动动身子的话,木谷道场的招牌是打棒球。本来不允许外人进中学校园的情况下,我的前辈们竟然在校园里打棒球,在教室里上课的我,对此倍感震惊。

  虽然我几乎不怎么和他们打棒球,不过我和前辈们经常去远足。在我17岁的那年夏天,我们去神奈川县的真鹤海岸。那天师兄们跟我说:“天气很热,我们出去放松一下吧”,于是木谷老师的外甥青柳好幸、然后加藤正夫、我和赵治勋共4人到了平塚市的木谷老师家集合后出发了。

 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,青柳好幸和加藤正夫划着船,而我和赵治勋游泳跟着他们。在平静的海浪中游了1公里之后,意外发生了。突然间我们看不到了他们的那条船。我和赵治勋连忙一起朝着陆地使劲游,但是怎么游都没法前进。反而往反方向在海里漂着。这是因为海水的流向突然间发生了变化。

  虽然已经手足无措,但是只有继续游这么一个方法。比我小4岁的赵治勋跟我说:“你跟在我后面吧”之后,我们俩拼命地继续游泳。虽然我们不知道游到了那里,在游了将近1小时之后,终于游到了石头堆,然后我们向附近路过的游艇求救,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。

  而青柳好幸和加藤正夫坐的船,就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。因为我们没有想到上午和下午海水的流向会发生变化。这件事之后,我就再也没去海边游泳了。

  “那天如果我俩都溺死了,日本围棋界应该会很不一样吧”。也只有赵治勋这家伙,才敢和我开这样的玩笑。

(责编:樊璐璐)